曹操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,声音是那么的绝望表

发布时间:2018-07-08 18:17:38   编辑:皇冠彩票官网|皇冠彩票官网官网浏览人次:129

开始时与曹操交往的时候,卞夫人只是想离开青楼,渐渐的被曹操的才情和抱负所吸引。更重要的是曹操不在意自己是个妓女,愿意以诚相待,也正大光明的娶她过门。从曹操娶她那一天起,卞夫人就决定尽自己一生跟随曹操,哪怕曹操有一天想要夺取天下,她也义无反顾的支持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,曹操心底有一丝甜意,曹操一生虽然风流,但被曹操爱上或者是喜欢的女人是幸运的。曹操付出过真心的女人有三个,原配丁夫人、卞夫人、和蓝颜知己蔡文姬这三个女人。
 
    丁夫人因为长子曹昂的死,和曹操闹别扭。而曹操虽然从匈奴接回了文姬,可是曹操知道文姬想要的自己给不了。年龄差距太大,所以能和在一起的只剩下了卞夫人。
 
    此时的曹操急切的想见到卞夫人,就在这时卞夫人走了回来,见到曹操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就这样平常的问候,竟然让曹操很激动,这时候曹操需要的是关心,而不是敬畏。
 
    曹操道:“有你真好。”曹操拉住卞夫人的手,放在嘴边亲了一下。卞夫人没想到曹操会如此,今年卞夫人已经50岁,早已在岁月流失了美丽。
 
    卞夫人脸一红道:“阿瞒,你又胡闹,让别人看见多不好。”
 
    曹操一挥手让侍女全部退下。
 
    曹操贴在卞夫人的耳边半开玩笑道:“我曹孟德亲别人老婆都没人敢管,更何况亲自己老婆呢。“
 
    卞夫人啐道:“你又胡闹,又不是年少时了,若不是你胡闹怎么能把丁姐姐气走。“
 
    曹操叹了一口气道:“是我害了曹昂,只愿他不要怪我。“曹操突然很想念曹丕、曹植、曹彰。
 
    曹操对卞夫人道:“让人把丕儿、彰儿、植儿找来。“
 
    卞夫人让侍女把曹丕、曹植、曹彰请来。
 
    曹操忍不住仔细打量妻子,陪伴多年的女人,可是卞夫人非但没有衰老,依旧像白雪一样洁净,像露珠一样剔透。卞夫人和从前相比,加大气,从容、处变不惊。在这几十年的岁月中,她陪着自己经历的太多、太多。在苦寒中她曾经,为士兵和自己送来棉衣。自己在外作战多少天,她就有多少个不眠之夜。娼妓又如何,我曹操喜欢就够了。
 
    曹操把卞夫人揽入自己怀中,亲手帮卞夫人梳头。发现卞夫人的头发居然还是满头黑发,只有零星的白发。
 
    曹操在想绝大多数的女人,在风霜中衰老,在岁月中消散了她们的美丽。只有像卞夫人这样的女人才能像青松一样,即使是严冬也无法改变她的颜色,反而在严冬中显得更加翠绿。其实曹操从不否认自己是好色的,但是他也是真情在的。
 
    不一会三个孩子都到了,看见已经长大的孩子们,一个个能文能武自己老了也是当然的了,纵横半生的辛苦在这一刻得到补偿。曹操看着卞夫人满脸深情的盯着自己,曹丕、曹植、曹彰,挨着母亲坐下。
 
    曹操打量自己这三个儿子,曹丕文武兼备,曹植具有文人气质,曹彰英武不凡能征惯战。曹操怎能不爱。
 
    曹操盯着,心爱的女人和三个心爱的儿子曹彰、曹丕、曹植。他真的很高兴,一家人好久没有在一起了。
 
    曹操对妻子和儿子道:“你们知道我最怕什么吗?”
 
    曹植想逗一下曹操“怕死,千古艰难唯一死”
 
    曹操笑了笑道:“我最怕的是离别,世上最痛苦的是唯有离别而已。我起兵伐董卓也好,争霸天下也罢。初衷不过是为了谋求天下太平,天下百姓能够永久和家人相聚。我发动战争是为了以战止战。就像剑本无正邪,而在于使用剑的人。我志在天下却也有这样朴素的愿望,你们说我是不是老了“
 
    曹植问:“父亲如此厉害,一定能使所有的人只有团聚,而没有离别。如果要我离开父亲、母亲我会很难过的。”
 
    曹操轻轻抚着曹植的头道:“傻孩子,我不愿意让别人骨肉离散,可是,我更不愿意和我的家人分别。我人在乱世,身在战场,倒下的如果不是别人,只能是我自己,没有第三种可能。我唯一能做的,只有以战止战。只有到那时,才能没有战争、没有杀戮,所有的人才能永久在一起。只是我的手段狠了一些,纵然有遗憾也不后悔,我是宁可含着眼泪杀死敌人,也不想大义凛然的去死,这点我和孔明,和周瑜是不同的。“
 
    曹丕道:“父亲道得对。”
 
    曹操道:“你们知道,我有争夺天下之心,为何当年还要在徐州屠城吗?屠城是争夺天下大忌。”曹操眼中噙有泪水。
 
    曹植道:“因为陶谦杀了爷爷。”
 
    曹丕道:“怎么会?霸主无情,怎能因为个人情感而影响准确的判断呢?”
 
    曹操道: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。当时我以为可以把你爷爷接来一家团聚。那时我已经是一州之主,实力与日剧增。我的的霸业就像初升的太阳光茫万丈,甚至看到了辉煌的明天。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,作为一个儿子无论在功业上取得多大的成功,在父亲面前,永远是个孩子,不是没有长大而是不愿长大。在我的内心深处依旧想和父亲分享自己的功业,让父亲因自己而骄傲。我想告诉父亲如今自己,已经可以保护父亲。“
 
    儿子与父亲之间的关系无疑是这世间最其妙的关系之一。有时是冰与火的关系,有时又像阳光雨露与禾苗的关系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上辈子的仇人,今生的父子。因为父子之间有太多的相似,儿子是父亲生命的延续,不仅是相貌,脾气秉性更像,两个如此相似的人怎能不出现矛盾呢。
 
    而对于曹嵩父子来说更是如此。曹操少年时代一直认为父亲是他的耻辱,曹操一直不能理解,大好男儿为何要做太监的养子。可是渐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,曹操已经见过了人世间太多的悲欢离合,在这乱世中要活下来本来就是件很难的事,有太多的无可奈何。
 
    也渐渐的明白父亲为何要如此做,父亲需要在这乱世中保护自己的家人。在父亲看来家人的平安比名声更重要。自己在轻视父亲的同时,却着享受富贵安逸的生活,享受着父亲带给他的富贵尊荣。是父亲为他提供博览群书的机会,是父亲为他提供在京师游历的机会。曹操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吃不饱,穿不暖,会变成什么样。即使自己是千里马,如果终日吃不饱,出众的才能也不会显露出来。若是没有父亲的帮助,怎会有今天呢?往事就像是戏台演的大戏一样,一幕一幕在曹操脑海里呈现。
 
    曹操在想当初自己为何如此讨厌父亲?原因其实很简单,在每个孩子心中都希望自己的父亲,是完美的,就像没有污点的碧玉一样。其实曹操明白这是源于对父亲的爱,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。当然这些他没有和孩子们说。
 
    曹操继续道道:“那天我等了两个时辰,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烦。而是想象与父亲见面时的情景,想着父亲叫着自己的小名阿瞒,想象着父亲见到我时幸福的笑容。我想着想着也不禁露出了笑容。“曹操说着说,眼泪早已滑下。
 
    这时的曹操是个普通人,是父亲的儿子、孩子的父亲,妻子的丈夫。越是胸怀天下的男人,越是渴望亲情。因为他们在大多数的时候是压抑着自己的情感。如果不这样做别说称霸一方,就连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都是问题。
 
 057 治理荆州
 
    卞夫人不禁想到当时的曹操听到了父亲死去的消息的情景。
 
    当年曹操刚刚听说父亲曹嵩被徐州刺史陶谦部下所杀,曹操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,声音是那么的绝望,表情是那么的痛苦,就像一只受伤的一头狮子。曹操没有回避任何人,好像把别人都当成空气一样,放声大哭起来,好像要把心里的悲痛都哭出来。所有在场的人都不忍再看曹操一眼。
 
    曹操虽然身材不算高大,但给人的印象就像一个高大的巨人,不论什么见到曹操,他总是那么霸气,那么自信,没有什么事可以将他击倒。曹操是个宁可流血也不愿流泪的人,今天却哭了,带给人们的震撼是如此的巨大。再坚强的人,也有不堪一击的所在。
 
    曹操不知哭了,叫荀彧和夏侯惇马上过来。”
 
    曹操问卞夫人:“你知道我要做些什么。”卞夫人点头。
 
    “你们道我做的对吗?“曹操又问。
 
    卞夫人道:”我觉得,也许在这件事上你怎样做都是对的,或者道怎样做都是不对的。“